当前位置: 财理财 > 实时热点

迟子建:书写泥泞中的春光

来源:网友原创 编辑:小财君 分享到:微信QQ好友QQ空间新浪微博

原标题:迟子建:书写泥泞中的春光

一个伤痕累累的人如果走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依然能对泥泞中的春光,投以感激的目光,那就没有白活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易丹丨北京报道

迟子建:书写泥泞中的春光

迟子建2017年在西班牙图书馆

官场生态、候鸟保护、傻子与尼姑的爱情……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黑龙江省作协主席迟子建的小说《候鸟的勇敢》,以候鸟迁徙为背景,讲述了东北一座小城里的浮尘烟云。

出生于中国极寒之地,在遮天的原始森林中长大,在写作路上已跋涉了三十多年的迟子建,这些年来一直保持着灵性而诚恳的写作。

她作息规律,喜欢纸质阅读,喜欢世俗生活。在写作《候鸟的勇敢》时,她每天黄昏去居所附近的公园散步,看落日熔金,看各色鸟飞,在大自然中感受周围环境与小说气氛微妙的契合。

文学评论界认为,迟子建的写作兼具世俗关怀精神和悲悯情怀,她笔下万物有灵,整体弥漫着感伤,但细节中又随处可见人性中闪耀的理想火光。

“感伤之美和人性之光,不是矛与盾的关系,而是鱼与水的亲密关系。”迟子建说,她热爱书写这种“泥泞中的春光”。

感伤是天然的烙印

《瞭望东方周刊》:你的新作《候鸟的勇敢》中,讲述了鸟儿与人的沧桑故事。结局是白鹳没能逃出命运的暴风雪,翅膀贴着翅膀,相拥而死,而张黑脸和德秀师父两人埋葬了它们。为什么你笔下的很多故事,总弥漫着残缺的感伤?

迟子建:我童年时,可能会因此而莫名伤感——秋天来了,夏天刚穿了没几次的粉红色塑料凉鞋被搁置起来。秋天未熟的瓜果,因为早来的霜而被迫终止生长,我吃不到瓜果的肉了,也会伤感。一个人在极北环境中长大,在感知大自然的风霜雨雪时,天然会打上感伤的烙印。

当然,成年以后,经历了这样那样的人生创痛和生活变故,伤感逐渐变成了苍凉。人生最不能预言的,就是伤痕的愈合吧。因为除了个人伤痛,我们可能还会经历其他未知的伤痛。

比起社会的伤痛,个人伤痛永远都是轻的,这也是我写作《世界上所有的夜晚》的最真实的动因。一个伤痕累累的人如果走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依然能对泥泞中的春光,投以感激的目光,那就没有白活。

《瞭望东方周刊》:你身上的感伤气质是否推动了你的写作?

迟子建:因为感伤,最早有了诉诸笔端的天然表达。又因为经历了生活变故,命运把我推到孤独之境,所以文学成了我的挚爱亲人。爱上文学,就要拥抱生活——酸甜苦辣都要咀嚼。文学的魅力在于虚构,生命的力量在于能把眼泪化成甘泉。在真实与虚构之间,有一座看不见的桥,我可以用文字渡己渡人。

故乡是动力之源

《瞭望东方周刊》:海明威说,对一个作家最好的训练就是苦难的童年,你自己的创作训练主要来源于何时何处?

迟子建:苦难是相对的,因为它与人的世界观和心理承受力有关。

我的童年算得上无忧无虑,但是极寒气候赋予我的天然的伤感气息,以及童年被母亲留给住在北极村的姥姥身边的仿佛被遗弃的痛感,同样伴随着我的成长。

我第一部中篇《北极村童话》,开篇写到一艘大轮船渐渐远去,我被母亲抛在岸边,就是真实的感受。你真的很难判断,创作的种子是哪一时哪一刻埋下的,真正的文学训练就是悄无声息发生的吧,它未必是书本和文字,未必是哪个名师的启迪,也许就是风雨雷电的昭示吧。

《瞭望东方周刊》:很多作家成名以后会离开故乡,去更热闹的大城市生活,为什么你依然选择留在家乡东北?

迟子建: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喜欢这里,因为它是我出生和成长的地方,也是我的笔出发的动力之源。我喜欢它的饮食、风俗,甚至乡音和外地人恐惧的寒流。真正的春夏秋冬,才是生命应该经受的四季吧。而且在一个边疆省份,相对寂静,利于文学的呼吸。

“技术可以训练,而灵魂是修炼来的”

《瞭望东方周刊》:你的作品中,有人性有神性有灵性,有宗教有信仰有民俗,这些神秘的事物和细腻入微的审美与快节奏的现代文明相差甚远,你如何平衡好这二者之间的关系?

迟子建:现代文明如果拒绝人类最该拥有的朴素的心,高贵的灵魂,对美的追求,以及自由和勇气,这样的文明就值得反思和怀疑。

我的小说并未刻意彰显神性,比如《额尔古纳河右岸》中的萨满满怀悲悯之心,她每救治一个人,就会失去一个自己的孩子,可她从未放弃救人。如果把这种个人承受苦难,给予他人和世间以大爱的善行理解为神性,我只能苦笑 。

创作不是在两种本不形成对立的文明之间搞平衡,创作是一条天然流淌的河流,它自然有它该流向的方向,哪怕经历险阻。

《瞭望东方周刊》:城镇化进程持续加速,原始而纯粹的生态环境越来越珍稀。这种变化会给你的文学创作主题带来大的影响吗?

迟子建: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是爱人和伴侣的关系,而不是主子和奴仆的关系,自然不是我们使唤的对象、奴役的对象,而是爱的对象、尊重的对象。在过去的岁月,自然给了人类很多教材——正面的负面的都有,现在它依然在给人类上课,我们不应漠视,要懂得聆听。

《瞭望东方周刊》:在写作这条路上,你遇到过的最大的瓶颈是什么?

迟子建:写作艰难的时刻有过,比如写作长篇《伪满洲国》和《群山之巅》,但艰难并不意味着遭遇瓶颈。

在我看来,小说技术无比炫目,却缺乏原生的蓬勃的素材与灵魂碰撞激起创作欲望,是一个写作者面临的最大瓶颈。技术可以训练,而灵魂是修炼来的。

《瞭望东方周刊》:你曾因作文跑题没能去成更好的大学,但一所默默无闻的山林大学反而更充分地给予了你自由创作的条件。这种情况下,你如何看待很多名校都纷纷开设了文学创作专业?

迟子建:作家能不能培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作家不被培养,长成参天大树的不少。考上好的大学和遇见好的导师,只能说你成功几率高些,并不意味着你一定修成正果,尤其是对作家来说。


迟子建:书写泥泞中的春光

迟子建的家乡黑龙江省漠河县北极村拍摄的“幻日”景观

真实和朴素最有力量

《瞭望东方周刊》:了解到你是足球迷,喜欢看球赛。能谈谈足球竞技和文学在精神层面有何共通之处吗?

迟子建:我平素看电视较少,如果打开电视,有四个频道是我常去的,首推就是体育频道,其次是纪录片频道和科教频道,再次是戏曲频道。

共2页: 上一页下一页

>相关《迟子建:书写泥泞中的春光》内容:


1、 笑翻了!吴京扮大象逗孩子 谁能想到荧幕中的硬汉现实中竟这个样子

3月1日,吴京晒出一段自己身披棉被假扮大象在逗孩子的视频,他称:孩子们说,想去动物园看大象,我尽力了。 视频中,吴京身披一床带花色的棉被,被子的前端卷成了类似大象鼻子的长条形,除了外形上的还原,吴京还不忘模仿大象经典的抬鼻子动作和大象的叫声...【继续阅读】


2、 不幸中的万幸!李兰迪做蛋糕竟然翻车了!明星待在家里练成中华小当家?

《梦回》热播的时候李兰迪的胖曾多次上热搜,也正因为这一波热搜让不少人记住了这可爱的少女,小编也是其中一个。现在疫情还没有过,李兰迪也是还乖乖呆在家中。但是她自己也是没有闲着,动手做起了小蛋糕。还做的有模有样,出炉的时候蛋糕色泽诱人很有食...【继续阅读】


3、 曾经的“未来” 2020,科幻电影中的年份来了

日历倏然翻到了2020年。不管人们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或是对旧年的不舍和怀念,或是拥抱21世纪第三个十年的喜悦和欢欣,抑或是对时光飞逝的感慨和踌躇,2020,这个科幻电影中的年份已然到来。在这个分割历史和未来的年代感十足的年份开端,人们更愿意站在纵...【继续阅读】


转载请注明原文首发于财理财http://www.cailicai.com/redian/28163.html发布时间2019-05-06 23:32:44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