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财理财 > 自媒体

郭爽:“泥确实只是泥而已”│关于《拱猪》

来源:网友原创 编辑:理财君 分享到: 微信 QQ好友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很多朋友在关注《 郭爽:“泥确实只是泥而已”│关于《拱猪》》,下面带大家一起来阅读吧!

理财小提示:郭爽:“泥确实只是泥而已”│关于《拱猪》

今晚向您推荐《小说月报》2017年12期选载的中篇小说《拱猪》,作者郭爽的作品为本刊首次选载。《拱猪》曾于2017年6月在台湾获得第七届华文世界电影小说奖首奖。如评论家胡传吉所说,郭爽的作品“完全不像一个新手所写,老练得不得了,但同时,给人的感觉又新鲜得不得了,新鲜得让你在当下找不到类同者。写作的独异与厚实,恐怕得益于她的野生状态。这种野生状态,使郭爽一开始就避开了既定评价趣味的诱惑,她不想知道哪种写法更符合批评家们的评定趣味,她也不想知道哪种写法更容易得到发表及出版机会。她是直奔文学创作的好而去的,步伐稳健,目光远大。郭爽身上这种野生的活泼与无畏,正是当下写作者极其缺乏的品质。”

 郭爽:“泥确实只是泥而已”│关于《拱猪》

郭爽,1984年生于贵州。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著有《亲爱的米亚:在广州遇到的79个故事》等。曾获第七届华文世界电影小说奖首奖。现居广州。

看见太阳了

——关于《拱猪》

文│郭爽

《拱猪》始于一个动作。十七岁的女儿带了个陌生女孩回家,要在家里留宿,母亲勃然大怒,几乎动手打人。在小说里,刺激母亲的有几句话:

“她是我的朋友。”

“可是妈妈,她是我的亲人啊。”

“季末只是我的网名。”

女儿追真人秀、做“迷妹”,在网络应援团里找到了一个新世界。当她带了另一个“迷妹”回家时,虚拟与现实对冲,母亲自觉失去了对女儿的控制,反应剧烈近乎发狂。

总是这样,我们在是与否、高兴或愤怒之间,辨认出自己在意什么,以及我们到底相信什么。母亲与女儿之间的拉扯、角力、妥协与抚慰,循环往复,一点点推进,堆叠出不可分离的关系来。而在这样的逼视里,我也看见了不能忘怀,以至于要虚拟一个世界来容纳它们的情感到底是什么。

一位前辈讲过一段话。他常年做文学编辑,接触很多作家和作品。看到好作品时,他为之感佩,作家们了不起。但同时,也生出同情来。“作家是更脆弱的人,在现实面前,他们敏感的心感受到更多的重负,才会积蓄叙说的愿望。是谓,不平则鸣。”

那是个怎样的世界呢。破败的厂区,母亲靠卖卤肉为生,父亲摆棋牌摊骗钱。为了给女儿凑齐读大学的钱,两人决定铤而走险。一人搞传销,一人去广西贩水果,却一步步堕入更加失控的局面。

穷人一无所傍,只能用肉身做道具,去践行他们的想法。日光下,他们衣不蔽体,大哭大笑。

在面对现实的不堪时,我的反应是本能的,而作为一个初学写作的人,我的方法是笨拙的。像契诃夫说的,“人世间一切事情都是简单的。天花板是白的,靴子是黑的,糖是甜的。如果你爱她,你就留下……”我带着天真的热望去固定他们,让他们的言语里带着呼吸的浊重或清浅。母女间哭了闹了,孩子间哭了闹了,母女间恨着爱着,孩子间恨着爱着,都是简单的。原始人一样无理性无头脑。但我冀望着,这近乎粗暴的纯粹,能让他们从那个世界拔离而出。因为他们始终相信着。

至于小说里的新与旧——网络赋予人新的身份、集体的迷狂与组织的运作,都是为了在现实的荒诞前再往前一步,尝试理解,尝试沟通。往虚空中伸出手。

动画片里,小猪佩奇最喜欢在泥坑里跳来跳去。她的弟弟乔治也喜欢。佩奇蹦进泥坑里,泥溅在乔治身上,乔治哭了。佩奇说:“对不起乔治,只是些泥而已。”两姐弟穿着沾满污泥的靴子回家,踩脏了地板,猪爸爸说:“看看你们弄得多脏啊。但只是些泥而已。”

与不可复制的快乐、明确无误的喜欢相比,泥确实只是泥而已。这是《拱猪》的世界带给我们的光照。

或许也可以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话来表达,“我身体里面还有着我的心,以及同样的肉与血。也能爱,能受苦,能希望,能记忆,而且这毕竟是生活。On voit le solei(看见太阳了)。”

小说月报微信专稿

中篇小说《拱猪》,作者郭爽,原刊《作品》,《小说月报》2017年第12期选载

回到故事

——论郭爽的创作

文│胡传吉

大概是突发奇想,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特意又去读了傅雷先生的《论张爱玲的小说》。文章里有这样一段话:

在一个低气压的时代,水土特别不相宜的地方,谁也不存什么幻想,期待文艺园地里有奇花异卉探出头来。然而天下比较重要一些的事故,往往在你冷不防的时候出现。史家或社会学家,会用逻辑来证明,偶发的事故实在是酝酿已久的结果。但没有这种分析头脑的大众,总觉得世界上真有魔术棒似的东西在指挥着,每件新事故都像从天而降,教人无论悲喜都有些措手不及。张爱玲女士的作品给予读者的第一个印象,便有这情形。

引用傅雷先生的话,并不是要把郭爽与张爱玲放在一起讨论,张爱玲是无法复制的,郭爽也有她自己的“现在”和“未来”,不一样。除了写作的不一样之外,还有时代的不一样。张爱玲先生在《传奇》之“再版的话”中说:“个人即使等得及,时代是仓促的,已经在破坏中,还有更大的破坏要来。有一天我们的文明,不论是升华还是浮华,都要成为过去。如果我最常用的字是‘荒凉’,那是因为思想背景里有这惘惘的威胁”。许多人只是记住了那一句“出名要趁早”,却不愿看见后面那“惘惘的威胁”。显然,“新事故”并不是每个时代都有,但“还有更大的破坏要来”,以及破坏中的“荒凉”,需要后来者见证。郭爽会不会成为见证者之一,且拭目以待。

 郭爽:“泥确实只是泥而已”│关于《拱猪》

初次留意到郭爽的写作,是通过她的文集《亲爱的米亚:在广州遇到的79个故事》(署名米亚,花城出版社,2013年)。这个书稿的内容,源于郭爽开设在广州《新快报》“春色”、香港《信报》“广州观察”等专栏。有惊喜意外的,不是这些文字里的世俗聪明,而于隐身于那些小聪明后面的智慧。要知道,兼备聪明与智慧,是非常难的事情。世人聪明的太多太多,智慧却并非常见之物,智慧并不必然与知识捆绑在一起。小聪明在获取世俗利益方面是得心应手的,但在胸怀、境界及格局方面是与智慧相“隔”的。要打破这层“隔”,最终还是需要智慧来介入。郭爽具备这个可能性。

共3页: 上一页下一页

1、 卢晓晨:金融科技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只是工具,最终是为改善用户服务体系

第二, 在卢晓晨看来,当金融科技有效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等问题。 导致传统银行获取中小微企业的信息成本较高,人工智能的应用,未来,在第三方支付行业中,我国也未始终建立起针对中小微企业的信用体系,共同为“小微企业”有效输血,给金融产品、服务渠道... 【查看】


2、 我还是我,只是穷了点……

财理财小提示:我还是我,只是穷了点…… 因为我没有钱,所以出来挣钱。 朋友说我远了,同学说我淡了, 哥们说我变了,亲戚们说指不上我了。 我真的变了吗?我没有! 是社会和现实把我逼的! 我也想每天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我也想每天和朋友一起聚聚, 我也想... 【查看】


3、 你不是理财能力差,你只是拿错了钱

财理财小提示:你不是理财能力差,你只是拿错了钱 在投资理财中,急功近利的人实在太多了。 俗话说“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所以很多人总是想着一夜暴富,以小博大,轻轻松松实现财务自由。 投资者大多高估自己的能力,总希望能够找到捷径来实现自己的目标,但是... 【查看】


转载请注明原文首发于财理财 http://www.cailicai.com/zimeiti/27763.html 发布时间2019-05-06 22:44:06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