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财理财—分享适合普通家庭的理财方法!

财理财

您现在的位置是:财理财 >

期货市场

猪销售价格的下跌 出路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1-07-20 18:03期货市场

  新希望预计2021年上半年亏损2.95–3.45亿元,而上年同期盈利3.16亿元。报记者同时梳理已经预告了2021年上半年业绩的另外5家生猪养殖类上市公司发现,除牧原股份预盈94-102亿元,同比下降5.42%-12.83%外,正邦科技、温氏股份、天邦股份和傲农生物等均预亏0.80-25.60亿元不等,而上年同期这些公司均盈利。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亏损原因在于生猪销售价格大幅下降;猪肉价格暂难回升;养猪企业降低成本、政府建立猪肉收储制度则是出路。

猪价下跌原因

  现状:门前冷落客户稀

  “相因了!相因了!二刀肉只要13块1斤了!五花肉只要15块一斤了!”在成都双流华阳街道伏龙社区农贸市场,这样的叫卖声不时响起,也许买肉的高峰期已过,记者在此观察了七、八分钟,在长达20多米的肉摊前,只有几位客户,卖肉的比买肉的还多。记者来到市场的另一个角落,这里挂着的鲜猪蹄,标价9.90元一斤,老板说;“你安心买,9块卖给你。”

  类似这样的现象,并非伏龙社区农贸市场独有。作为川内生猪屠宰大户的高金食品,其设在成都市青羊区新开寺街的猪肉零售门店,虽然标的价格比农贸市场小摊小贩的价格要高一点,但与过去的价格还是低了一大截。“过去一天卖千多斤不成问题,现在很难上千斤了。”门店员工告诉记者。

  成都市发改委公布的成都市主城区部分农贸市场价格显示,2021年7月中旬,精瘦肉每斤价格在17-22元之间,五花肉每斤价格在12-17元之间,排骨每斤价格在19-27元之间,与2021年1月初的价格相比,五花肉价格降低了一半左右。

  在肉价降低的背后自然是商品猪销售价格的下跌。新希望前几天公告称,2021年6月,公司商品猪销售均价14.54元/公斤,与2020年5月比较,下降21.24%;与2020年6月比较,下降幅度更大,下降55.90%。

  从公司罗列的2021年上半年商品猪价格变化情况看,呈现出直线下滑之势:1月30.52元/公斤、2月29.38元/公斤、3月23.50元/公斤、4月21.56元/公斤、5月18.46元/公斤、6月14.54元/公斤。6月份的价格比1月份的价格下降了15.98元/公斤,下降幅度52.36%。

  不仅如此,商品猪销量也在下降。2021年6月,新希望销售生猪数量64.63万头,虽然与2020年6月比较,增长30.35%,但与2021年5月比较,却下降6.78%。

  另据四川省农业农村厅监测,至6月底,四川生猪和猪肉价格均低于全国水平,分别跌至13.58元/公斤和23.34元/公斤,同今年年初高点相比,降幅分别达到52.3%和55.6%,四川猪粮比从1月高点的12.6:1,跌至6月低点的4.8:1。

  后果:新希望或首亏3亿

  猪价降得凶,后果很严重。新希望前几天预计2021年上半年亏损2.95–3.45亿元,与上年同期盈利3.16亿元比较,净利或至少下降6亿元以上。公司认为,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在于生猪销售价格大幅下降;饲料原料价格上涨;计提10亿元左右的存货跌价准备。

  其他猪企2021年上半年的业绩情况分别为:牧原股份预计盈利94—102亿元,同比下降5.42%-12.83%;去年上半年盈利41.53亿元的温氏股份,今年上半年或亏损22.6—25.6亿元;去年上半年盈利24亿元的正邦科技,今年上半年将亏损12–14.5亿元;天邦股份去年上半年盈利15.35亿元,今年上半年或亏损5.5-6.5亿元;傲农生物上半年预亏8000万元--1.2亿元,而上年同期盈利3.38亿元。

  “亏损原因很简单,养猪成本在上升,而猪肉价格却在下降。”有业内人士表示,即使养殖成本相对较低的牧原股份,也在14-16元/公斤,温氏股份的综合成本在28元/公斤左右,如果市场零售价格在14元/斤,每养一头猪亏损数百到近千元。

  不过,除了“猪周期”原因外,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也有来自企业自身方面的因素。前不久,在21家投资机构集体调研新希望时,新希望执行董事长、总裁张明贵坦言,公司将从四个方面对猪产业的发展做系统盘点和检讨。

  对于在猪产业快速发展过程中存在的困难认知不充分、准备不到位,导致发展规模、模式、节奏、团队能力、管理体系、运转机制没有很好匹配,在疫情催化和行情变化下暴露出应对能力不足的问题。

  之前过多追求短期出栏目标,没有把握养殖行业自身规律和特性,加大了对相关决策的难度和经营风险。在生产管理方面,一线队伍快速地从一万人增加到现在的五万人,但人才培养措施没有完全落实到位,培训体系和培训方法没有成熟模式可借鉴,生产管理把控力相对偏弱。在整体组织管理方面,之前把主要精力放在了产能扩张上,整体组织架构设置、管理支撑、过程运营都有问题。

  出路:降低成本+猪肉收储

  猪周期是一种经济现象,其循环轨迹一般是:肉价高—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增加—肉价下跌—大量淘汰母猪—生猪供应减少—肉价上涨。那么,此轮猪周期何时出现掉头向上的“拐点”?“或许到明年年中或年底。”商务部近日的一篇文章如此作答。

  假设上面的结论成立,那么,养猪企业如何办?对此,新希望表示,将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有效经营和持续经营,确保稳定、稳健、可持续增长,尤其在种猪、仔猪上不做“过山车”式的扩张;强化事前把控、一贯到底、到厂、到线;让生产能手回归生产,资源全面向一线聚焦。

  在成本控制方面,逐步淘汰低效能母猪,以降低养殖成本;逐月增大出栏量,使其摊销的固定资产折旧回落。据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公开的预测数据,进入今年第四季度后,出栏量会逐步恢复到常年的水平。

  产业多元化也是新希望的另外一个发力方向。据2020年报数据,公司饲料、禽产业、食品产业等收入占到了公司总收入的80%。“饲料是未来几年公司持续发力的核心业务。”张明贵表示。

  7月6日,在四川省政府印发的《四川省稳定生猪生产十条措施》(以下简称《措施》)中,建立猪肉收储制度最具意义。当四川猪粮比价连续1个月处于5:1到4.5:1之间,或低于4.5:1时(6:1为盈亏平衡点),或国家层面发布过度下跌一级预警、明确收储任务时,四川将在省政府批准后实施省级政府冻猪肉储备。

  《措施》提出,各地可依据实际情况,统筹中央财政现代农业生产发展、动物防疫等补助经费等相关资金,鼓励支持养殖户。同时统筹用好乡村振兴补助资金,按不低于50%的比例用于脱贫地区生猪养殖等乡村产业。

  此外,《措施》提出,银行业金融机构不仅不能对生猪养殖企业盲目限贷、抽贷、断贷,而且还要加大信贷投入,助养殖户挺过现金流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