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财理财—分享适合普通家庭的理财方法!

财理财

您现在的位置是:财理财 >

实时热点

万亿GDP城市人口最新排名 经济和人口的关系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1-05-27 15:04实时热点

  近日,各地陆续公布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的分省数据,各城市10年来的人口增减变化也逐步明晰。在目前公布的数据中,2020年GDP超万亿元的城市引人注目,这些城市既是全国经济总量的“排头兵”,又是人口增长的“主力军”。记者梳理发现,在“抢人大战”的背后,万亿GDP城市在产业发展、人口增长上谋篇布局,寻找更多的增长点和更多的话语权。

万亿gdp城市人口排名

  保持经济活力 广深成“人口赢家”

  从“七普”数据看,深圳和广州可谓最大的“人口赢家”。作为广东人口最多的两个城市,广深发挥了强大的虹吸效应,让广东成为最年轻的发达省份,老龄化人口为8.56%,仅次于西藏、新疆和青海。

  2020年,深圳常住人口达1756万,相比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新增714万,流入人口量相当于一个特大城市。深圳更是“青春”的代表,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仅为5.36%,比全国平均低13.34个百分点。

  深圳统计局将人口快速流入现象归结为“全面二孩”生育政策效应、户籍人口迁入的机械变动、粤港澳大湾区和深圳先行示范区“双区”驱动等。“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坚持创新驱动发展,经济活力增强,经济总量位列大中城市前列,吸引了大量流动人口,10年间也沉淀了大量人口。”

  2020年,广州常住人口达1867.66万人,10年共增加597.58万人,增长47.05%。广州市社科院城市管理研究所所长黄石鼎认为,广州和深圳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领头羊,产业的发展必然带来人口的集聚,同时还会催生更多的社会服务。

  有专家认为,以广深两城为代表的广东省人口增长,说明广东经济发展的势头并未减弱,也表明珠三角近年来产业升级速度快、变化大,逐步摆脱单纯依靠劳动力优势发展经济的模式。此外,新增人口为广州和深圳的产业创新、科技创新等方面提供了新机遇。

  实际上,广深的“人口版图”也并非“一味扩张”。5月26日,深圳市发展改革委发布《深圳市户籍迁入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就户籍迁入、社保积分入户政策调整征求意见。整体来看,深圳拟收紧落户政策。

  严控人口规模 京沪现“稳步增长”

  同样是一线城市,京沪新增人口情况与广深有较大区别。从10年人口增长量看,京沪远不及同为一线城市的广深,也不及成都、西安、杭州、重庆等新一线城市。专家认为,主要原因是控制人口规模政策效果较好。

  作为常住人口均超2000万的超大城市,北京和上海近年来一直在严控人口规模。2020年,北京常住人口为2189.3万人,与2010年的1961.2万人相比,增加228.1万人,平均每年增加22.8万人;上海常住人口为2487.1万人,10年增加185.2万人,平均每年增加18.5万人。

  近年来,北京一直在疏解非首都功能,加大人口调控力度。北京“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全市常住人口总量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的约束性目标。北京“十四五”规划纲要再次强调“严格落实人口调控责任制”。

  北京市相关负责人说:“人口无序过快增长,是北京‘大城市病’的重要原因,严重影响了首都核心功能的发挥。”此外,北京严控人口规模上限,一个主要依据是水资源严重短缺、承载力接近极限。

  在《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中,上海提出为了缓解人口快速增长带来的资源环境压力,要严格控制常住人口规模,至2035年常住人口要控制在2500万人左右。

  从“七普”数据看,上海目前的问题是人口老龄化进一步加剧。2020年上海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为23.38%,仅低于辽宁,比全国平均高4.7个百分点。

  “京沪以服务业为主,北京是IT和金融,上海是贸易、航运。”植信投资研究院资深研究员马泓分析,与以制造业为主的广东城市不同,北京和上海两地可供人口流入的空间较小。

  马泓认为,交通是人口集聚的重要因素之一。上海周边地区县域经济发达,到上海通勤半径压缩在30分钟至60分钟,很多人口分流到周边城市,苏州、宁波、金华、无锡过去10年人口净流入均达百万以上。

  落实多样政策 新一线城市成绩亮眼

  过去10年,新一线城市有大量人口流入。成都、西安、郑州、杭州、重庆、长沙、佛山、苏州、武汉等城市10年新增人口均超200万。黄石鼎表示,人口规模决定了城市在区域的首位度,也透露出城市未来在区域内的发展潜力。

  从“七普”数据看,新增人口较多的城市,都是这场“抢人大战”中的主力军。最近几年,这些城市不断更新人才政策,不仅降低落户门槛,还拿出真金白银补贴各类人才。

  杭州对于应届毕业生人才补贴政策是,分别发放本科1万元、硕士3万元、博士5万元的生活补贴。合肥对于落户又无住房的人才发放租房补贴,博士每人每年2万元,硕士每人每年1.5万元,本科毕业生每人每年1万元,大专、高等职业院校毕业生每人每年0.6万元。

  一些城市则凭借美食、美景、独特的城市文化,迅速“出圈”,打造城市文化“软实力”,成为“网红城市”。以成都为例,2020年,成都常住人口突破2000万大关,达到2093.8万人,比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增加581.9万人。

  “新一线城市人口净流入很多,与当地人才政策有关,但更多还是看产业,有实体产业才能有吸纳就业的能力。”马泓分析,大家去哪里取决于这个地方能否提供就业岗位,以及社会保障能力如何,这是长期人口可持续流入的关键。

  值得关注的是,北方城市西安力压重庆、杭州、苏州等南方城市,成为“人才大战”当中的“黑马”。2020年,西安人口总量达1295.29万人,比2010年增加448.51万人。西安是陕西省人口第一大市,占全省人口的32.77%。

  近年来,陕西一直在推进“大西安”建设,西安先是代管了西咸新区,随后又代管了渭南市的“富阎板块”。2017年,西安大幅降低落户门槛,随后多次放宽政策,由此带来上百万新增落户人口,西安也在2019年正式迈入千万人口城市行列。

  “不同于东部沿海省份,像安徽省这样的省份产业和人口多集中在省会城市。”安徽省社科院城乡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储昭斌介绍,除了产业集聚和人口政策,区划及区域内经济结构的调整也对合肥10年来的人口增长起到了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