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财理财—分享适合普通家庭的理财方法!

财理财

您现在的位置是:财理财 >

自媒体

蔡徐坤发新歌专辑发生了什么?真相究竟如何?

发布时间:2021-08-31 14:49自媒体

  “专辑卖了8000万,还有一半的歌没出……”近日,“顶流”明星蔡徐坤今年4月发行的专辑《迷》引发关注。

蔡徐坤发新歌专辑怎么了

  截至8月30日19点,该专辑销量已达3244248张,单张售价26元,总销售额超过8435万,继续占据畅销榜周榜第一的位置。

  然而这张原有11首歌的专辑却始终只放出了5首歌,直到昨天(30日)被媒体曝光后才解锁了全部歌单。

  对于这样的行为,不少网友质疑是在“割韭菜”。

  真相究竟如何?

  蔡徐坤专辑谜之操作

  律师:涉嫌违法

  据悉,在长达半年的预热后,蔡徐坤于4月13日发行了新专辑《迷》,上线仅用1小时56分25秒就突破了5000万元的销售额,刷新了某音乐平台“殿堂史诗唱片”销量等级认证记录。

  但神奇的是,《迷》这张原本应该有11首歌的专辑却只放出了5首歌,剩下的6首歌一直未上架,其中5首歌曲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8月30日上午,@蔡徐坤工作室发布微博,全部歌单解锁。

  对此,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蔡徐坤工作室。“歌曲可以一次上5首,肯定不是现写的,之前是有正常的宣传节奏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那么以专辑的形式售卖,但专辑中只有数支甚至一支单曲,其他作品无固定交付日期,这种专辑交易形式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在接受极目新闻专访时,湖北好律律师事务所主任、创始合伙人陈亮表示,预售行为是否合法的关键前提是——出售方是否在出售页面明确告知或提示消费者,该产品将“先收费、后期交付”,且类似条款需要在页面上予以重点提示,例如加粗、变体字、大字号等,“如果没有这些相关表述,则出售方没有尽到足够的说明义务,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极目新闻发现,QQ音乐平台蔡徐坤专辑售卖页面,并未有任何“部分单曲将分批发出”的相关提示,记者搜索蔡徐坤及蔡徐坤工作室4月以来所有微博,其涉及《迷》的宣传中也未有任何相关提示。

  蔡徐坤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相比实体专辑年代普遍采用的电台、电视台宣传和签售会,数字专辑有了更多的发行花样,这也进一步释放了粉丝的购买力。

  以蔡徐坤的新专辑为例,在QQ音乐数字专辑购买页面,就有“支持蔡徐坤,赢签名照”、“升级蔡徐坤专属铭牌”、“解锁专属头像挂件”三项活动。第一项活动为在规定时间内购买专辑数最多的用户可获得签名照,而参与后两项活动则分别需要购买2张和3张专辑。

  图片来源:QQ音乐蔡徐坤专辑《迷》购买页面截图

  这种默许甚至鼓励的行为无疑是在助推粉丝的疯狂。

  而粉丝的重复购买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销售纪录,这些纪录又成为“顶流”的注脚,循环往复,流量得以延续。

  值得注意的是,类似的做法在业内并不算新鲜。

  早在2017年,周笔畅的数字专辑《Not Typical》就以每月推出一首新歌的方式发布,整张专辑发布周期长达14个月。

  毛不易的新专辑《幼鸟指南》于今年5月底在各大音乐平台上线。上线之初,专辑里只有一首主打歌,剩余10首也是在之后的一个月内分批解锁。但和蔡徐坤略有不同的是,毛不易的专辑似乎并不需要重复购买。其曾在平台评论区回应质疑称:“20元是包含了整张专辑,之后的歌曲上线都不需要重复购买。”

  “顶流”蔡徐坤

  公开资料显示,蔡徐坤出生于1998年,2018年在《偶像练习生》中以最高票出道。

  据南方人物周刊,跟同时出道的其他几位偶像练习生相比,蔡徐坤除了一路C位的好成绩,更特殊的就在于他也具备原创能力,可以自己作词作曲。

  在眼下演艺圈,流量明星并不罕见。事实上,这年头流量明星已经多到傻傻分不清楚的程度了——潘长江在节目里就犯了这个错误,他辨认不出那些眉眼、轮廓和装扮都高度相似的年轻人,结果导致5000万人冲到他的微博浏览、留言甚至挑衅,吓坏了他,“怎么?我违法了吗?蔡徐坤,我真的不认识你……姓蔡的我只认识蔡明。”

  但蔡徐坤的确和其他流量明星有些不一样。

  爆红之后,他接戏数量为零,接综艺数量也极其有限,所创作的单曲《WAIT WAIT WAIT》在亚洲新歌榜空降成为NO.1,并蝉连四周冠军,专辑《PULL UP》、《YOU CAN BE MY GIRLFRIEND》、《IT'S YOU》等也都拿下了国内外多个流行音乐榜单的冠军。

  此外他没有主动投效于任何一家娱乐公司。从《偶像练习生》C位出道之后,他坚持做了自己的独立工作室,亲任老板。

  事实证明,这些并不影响到其“顶流”的位置。

  据每日经济新闻不完全统计,2018年出道至今,蔡徐坤个人商业代言品牌数为19个,且全部为最高级别的品牌代言人。其中,3个品牌合作逾三年。2020年蔡徐坤拿下9个新代言,2021年截至目前也已官宣了3个代言。据统计,蔡徐坤目前合作的15个代言,涵盖了时尚、珠宝、美妆、护肤、3C、食品等多个门类。

  这样亮眼的成绩,离不开的正是粉丝疯狂的支持。

  她们往往会通过各种手段和方式在各个平台刷流量来为自己喜爱的偶像增势、扩大影响力。

  曾有一份统计显示,各大互联网社交平台上,需要打榜的明星榜单有77个。短视频软件都有明星专属版块,QQ粉丝群有定时签到打榜,微博设有虚拟送花,地图软件也会利用粉丝效应带你做任务追星……平台需要流量,流量需要数据,数据需要粉丝,粉丝需要“星援”,追星早已成为资本逻辑下媒介共谋的大型实景游戏。

  也就是说,买专辑只是这场资本游戏里的很小一部分!

  粉丝的疯狂

  2018年,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

  按照当时的微博用户数量,转发量一亿意味着每三个微博用户中就有一人转发了蔡徐坤的微博。

  这种夸张至极的数据,恰恰暴露了“饭圈经济”的疯狂以及背后流量推手们的“胆大妄为”。

  人民日报官微曾对此评论称:“一亿转发量”,你们也真敢刷。

  2019年6月,操纵上述微博刷量事件的幕后推手“星援”APP被查。

  而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判决书显示,“星援”APP开发者蔡坤苗因犯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一审获刑五年,并处罚金10万元,追缴600万元违法所得。

  根据判决书,蔡坤苗1995年5月30日出生于福建省泉州市,大学肄业,泉州市星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2018年1月至2019年3月间,蔡坤苗未获得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授权,自行开发星援APP,有偿为他人提供不需要登录新浪微博客户端即可转发微博博文及自动批量转发微博博文的服务。后大量用户以向“星援”APP充值的形式有偿使用该软件,并通过运行上述软件侵入新浪微博服务器。

  2018年5月,新浪微博技术人员发现星援的APP破解了微博的技术参数、算法,能对微博进行转发、评论、点赞等,影响了正常业务和系统稳定。

  据相关证人证言,该APP每绑定一个账号收费0.3元人民币,通过登录大量的微博小号,绑定到软件中,设置完信息后,大量地转发或评论同一条微博,破坏了微博热搜榜单的真实性和稳定性。

  经统计,至案发时该软件已有用户使用19万余个控制端微博账号登录,被告人蔡坤苗获取违法所得人民币6253752.86元。2019年3月8日,蔡坤苗被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太平桥派出所民警抓获,其到案后如实供述基本犯罪事实。

  无疑,蔡徐坤微博1亿转发只是个典型案例。

  在蔡坤苗制造的一个又一个惊人数据背后,正是饭圈经济的异常火爆,与粉丝疯狂追星的社会怪现状。

  国家出手整治饭圈

  8月27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到取消所有涉明星艺人个人或组合的排行榜单,同时严禁出现“饭圈”粉丝互撕谩骂、造谣攻击等各类有害信息。

  具体到不得诱导粉丝消费方面:

  对明星艺人专辑或其他作品、产品等,在销售环节不得显示粉丝个人购买量、贡献值等数据,不得对粉丝个人购买产品的数量或金额进行排行,不得设置任务解锁、定制福利、限时PK等刺激粉丝消费的营销活动。

  29日,@网易云音乐 发布公告表示:平台将采取下线所有明星艺人榜单、对所有付费数字专辑及单曲进行限购、加强社区账号及内容治理等措施。

  不止在线音乐平台,微博也作出了回应:目前微博超话社区明星、音乐、CP三个分类排名已下线。在此之前,微博下线了“明星势力榜”。

  业内人士认为,取消榜单有助于让市场不再盲目推崇榜单数据,而回归到艺人和作品本身。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斩断娱乐圈乱象背后的资本链条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31日刊登文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员江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资本快速扩张影响下,娱乐圈出现了过度商业化、资本化倾向。平台资本、流量明星、“饭圈”文化在资本主导下形成完整利益链,这个利益链是为资本攫取超额利润服务的。

  在这个利益链中,平台资本是主导力量:流量明星被资本选中在前台表演,诱导粉丝消费;“饭圈”文化则是资本利用自己掌握的经济力量创造出来的消费文化,通过影响社会特别是操控青少年的消费习惯,攫取经济利益,甚至影响社会思想文化氛围。

  “饭圈”文化带来的乱象,说到底是某些资本从自身一己之利出发,塑造的畸形消费形态,它既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不符合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更不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

  资本无序扩张不只表现在娱乐圈,人民群众所深恶痛绝的平台垄断、教育课外培训负担过重等问题,实质也是资本逐利最大化所导致。资本让这些领域的生产目的发生了异化。一旦资本过度扩张到深度影响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就会使得经济社会发展道路日益偏离“以人民为中心”的轨道。

  事实上,文艺绝不是单纯的唱歌跳舞、吹拉弹唱,而是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阵地,是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如果任由资本在文艺界无序扩张,就会失去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作用,就会瓦解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所以,中央有关部门部署了禁止诱导粉丝消费、严控未成年人参与、规范应援集资等措施,是完全及时和必要的。